攝:Patrick Cho

來到Shirley的家,快搬家的她滿地箱子,箱子圍繞著白色的、小小的桌,她說暑假平均每天八個小時坐在這張桌前工作。Shirley全名孔尚儀,白晢瘦削的她隱隱有些藝術家清冷氣息,但笑起來相當甜美,她自嘲性格慢,正好適合快不來的刺繡。外人看可能這是不符合經濟效益的「功夫竇」,她卻毫不介意,「不能說時代要快,你就捨棄慢的東西,如果它有心、有意義,為甚麼不值得長留?」

刺繡如畫治癒人心

Shirley開首接觸剌繡,不過是在學校的家政堂上,但真正對刺繡產生興趣,是在大學時期,開始製作袋、襟章、耳環等,並成立Facebook專頁「小蓮婆婆」。藝術種類五花八門,為何獨鍾情刺繡?她解釋,刺繡的質感獨特,「基本上每一條線就像一幅畫」。

Craft_DrawingShirley形容刺繡如畫,每幀都獨一無二。

Shirley的刺繡不走傳統路線,作品都是較為可愛及搞怪的公仔。如此創新,又為自稱「小蓮婆婆」?她笑言,因為自己是一個很慢的人,小時候說話慢,被同學取笑,在街上亦是慢慢走,不喜歡與人碰撞。香港社會節奏急促,她坦言感到痛苦。她曾到美國作交換生一年,發現不一樣的天空,原來美國的課程傾向專注更仔細的技術,讓學生有空間慢慢浸淫於藝術之中。

Craft_Shirley_ExchangeShirley到美國交流期間,曾在學校附近的Art Walk擺檔,大街小巷彌漫藝術氣息。

刺繡像是與Shirley天造地設一樣,她說刺繡根本不容許快,「急不來」,而當中的過程,她以「治癒」來形容。剌繡的過程緩慢,一針一線,「刺繡時除了做重覆的動作時,就有一個治癒、空間讓你去想像、思考」。她拿起代表作《山的迴響》,說這是她最喜歡的作品,製作的時候可以自由發揮顏色,觀眾看見了,就可以對她心中的一片山水感同身受。

Craft_Shirley_Mountain《山的迴響》是其代表作,期望觀眾感受山水界的治癒。

手作無價靜待知音

打開淘寶,一款剌繡平至數元港幣一個,Shirley每一個作品花上至少十小時,亦曾被嫌棄太貴,問她會否覺得選了一個「不划算」的手藝,她笑著點頭,但說:「咁本身刺繡就需要時間」,她相信總會有人懂得欣賞。

Craft_Shirley_Cat一針一線的手藝注定不賺大錢,獲知音賞識才是無價。

「機器無法做到人手的感覺啊。」Shirley說刺繡之所以特別,在於其質感,許多人選擇用刺繡去描繪動物,就是因為毛髮的觸感和明暗,最能夠用刺繡的一絲一線表達出來。「手工作品一定不會一絲不苛嘛,更會有手汗」,她笑說,「花心思在這件事上,才是有溫度的故事」。她舉傳統百家被為例,與裙褂上的刺繡一樣,都帶著祝福的意義,這些都是機器取代不了的。

Craft_Shirley_Bag第一個自製環保袋用過三年仍然簇新。

Shirley會幫自己、家人、男友刺繡,而自己第一個製作的環保袋已經用了三年,仍然相當「硬淨」。她說除非你特意去破壞它,否則刺繡幾乎不會甩色或走樣。時代要快,人生要慢,才能細味啄磨身邊每一幅畫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