攝/郭政彰

 

我常開玩笑說,這個系統的手機肯定植入了某種自毀程式,會在你該續約的時候,開始喪失功能。是的,我的手機壞了,修了好幾次,再修還要幾千塊,就在新款即將發表的前兩個禮拜。

 

「再撐一下就可以換新款了!」朋友們很興奮,他們在等著一上市就要購入,「但好貴喔。」是大家共同的抱怨點。這現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重演一次,大家邊看著全球矚目的新機發表,邊想著銀行的負債數字,然後覺得生活,真難。

 

我們常會羨慕小孩,總是感嘆:「真想回到小時候,有糖吃就滿足了。」但,到底是誰讓我們變得不容易滿足呢?

 

隨著在地球上的生活時數愈多,我們學習到的算計也愈多。百貨公司滿千送百,幹嘛不買?網購超過一定金額可以免運,幹嘛不買?這個車款只要再加幾萬元就可以升等,幹嘛不買?

這一堆的「幹嘛不」,讓我們付出了比原先所設定的還要更多的價錢。這裡多一點,那裡多一些,我們學到的算計,讓我們因此多付出了好多好多。

 

肚子餓的時候,看著琳琅滿目的菜單,常常會點超出胃容量好幾倍的食物,最後不是讓胃撐得難受,就是讓心裡充滿罪惡感的留下一堆剩菜,才承認自己本來就吃不了這麼多。心餓的時候也是,看著各式各樣的好物,就覺得自己也好需要。最後看著帳單上的數字,覺得生活逼得自己好緊,壓力好大,真想回到小時候。

 

我也曾經是這樣的,但我一直很喜歡給自己做實驗,想看看如果換個方式過生活,會變成什麼樣子。於是我開始在點菜的時候,只點心裡想的一半。「反正還餓就再點嘛,老闆又不會現在就跑掉。」結果往往會發現,點的這一半都還太多。

 

買東西的時候也是,我會先想想自己的生活習慣。於是,我日常用的保養品只有兩瓶,車子選擇同系列最便宜的三門,貓咪們的玩具是廢紙捏成的紙團,平日穿的鞋子只有三雙。至於手機,我換了舊款的新機,而且還是小尺寸的。

只用真正需要的東西,是可以讓心變輕的好方法。從心減起,漸漸你會發現那讓你懷念的童年快樂回來了,因為你開始能夠感受得到滿足,你會知道,原來你擁有的已經那麼多。

 

心裡的壓力輕了,地球的壓力也會變小。像我,開始喜歡自然的溫度與空氣,或許有點濕黏、悶熱,但竟會覺得好過於壓縮機製造出的不自然溫度。看看山、看看海,會真心想要守護這個地球。看看自然界裡的生物,會明白原來我們需要的都一樣,也就是陽光、空氣、食物和水。

 

但如果我們無法再從地球上得到這些,那我們擁有其他再多的東西又有什麼用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