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減法生活團隊關注消費議題,訪問一設計師的經驗,以下是訪談的整理。)

 

Photo Credit:Selfish Project

 

我是珠寶設計師,從小我就對衣服和時尚的事物特別敏感。我的家人也很愛買衣服,自我有記憶開始,我在我媽身上很少看到重複的衣服,她身上總是會有我沒看過的戰利品。我媽媽穿衣的風格多變,我受到她的影響,對外也很少穿一樣的衣服

 

我們母子的品味很像,逛街血拼是我們聯繫感情的重要活動,我們會幫彼此挑衣服,我們只會被前衛且稀有的單品吸引。我認為世俗的美感,或設計普通的單品無法表現我的特別。

 

我有一個超大的衣櫥,專門收藏前衛、與眾不同的單品。我有很多70與80年代製造的衣服。觸摸它們就像在觸摸歷史,從布料、花色、材質、到亮片縫製的技法,它們保存了那個年代精細講究的工藝水準,在現代的服飾店裡是找不到的。我不把它們看做是一般的衣物,對我來說,它們是珍貴的藝術品,值得收藏。

 

因為工作需要,我常出席商業酒會,也會上電視接受訪問。我除了要求自己努力表現出外向、健談的一面。我也會挑選市面上少見或風格獨特的衣服突顯我的個人形象。衣服就是我最好的保護傘,靠著華麗的穿搭,讓我與外界接觸時保有自信。

 

%e5%a8%81%e5%bb%89-2

 

我會特別去買「全台灣只有這一件」、「這個年代已經沒有再生產了」的衣服。很多人會因為我身上的穿搭而主動和我說話,這是我用來與外界開啟對話的方式。因為對我身上衣服感到好奇,人們會接近我,讓我有機會和別人分享我的故事,外界就有機會了解我的與眾不同。透過衣服的設計,可以增加我在視覺上的優勢。我的肩膀很窄,有墊肩的衣服可以撐起我的氣勢,所以我挑衣服會先找有墊肩的款式。

 

我清楚知道自己對於衣服的心理依賴。我同時也明白,衣服無法帶給我真正的安全感。我內心感覺最充實快樂的時候不是穿上全世界僅有一件的衣服,而是在我專注投入珠寶設計的工作時。透過創作表達自我的當下,帶給我真切的平靜與幸福。I am who I am, I am not what I wear。 在這個開口閉口都是消費的年代,我希望能漸漸擺脫對衣服的依賴,時代定義的美太狹隘,我想用我自己真實的顏色(true color),來定義我獨一無二的美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