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身黑色背心牛仔褲,配搭牛仔褸的尹寶燕(Ren),正坐在坪洲一間傳統冰室裡,大口吃著茄蛋麵,笑臉和動作一如說話般俐落:「你給我有需要的,這是『捐』,你給我不要的二手物品,這是『質』。」曾任多年記者的她一直採訪環保議題,直到2011年,自覺要開始動手在香港實踐,逐與友人創辦以物換物組織「JupYeah執嘢」,多年來舉辦了幾十場大大小小的換物派對,矢志告訴香港人,以物換物或許是解決過度消費的其中一條出路。

 

星期天,在中環碼頭乘搭三十分鐘船,「執嘢」首次「離島換物」就在這香港難得清靜的一隅--坪洲舉行。執嘢創辦人Ren兩年前適逢感情變化,問自己「其實我想過甚麼樣的生活?」,最後決定搬來坪洲,遠離煩囂。同樣為執嘢創辦人的孿生妹妹Kodi近來也搬來,這天見她們倆在熟門熟路在巷弄覓食,彷似已在島上居住多年。

 

正好近日對於「捐」與「二手物」的討論甚熱,到底如何捐物才不是好心做壞事?Ren認為「捐」有兩種定義:「你給我有需要的,這是『捐』,你給我不要的二手物品,這是『質』。」她們亦曾經遇上質疑:「我這麼好心拿給你們,你們為何不要?」當時團隊成員當面反問:「其實你這麼有善心,你買全新的捐給我們嘛,但你會嗎?」Ren想起這裡也是一陣大笑,「你將二手物品拿來,就不要講到自己這麼偉大啦。」

 

dsc08526近日「捐衣是好心做壞事」一事引起激辯,Ren認為將自己不要的二手東西給人,是「質」。

 

Ren對這兩個概念分得很清楚,「執嘢」有舉辦慈善捐贈方面的活動,亦替有需要人士徵物。至於平日「執嘢」的以物換物派對,她從不說「捐」,只用「共享」一詞形容。要「共享」物品,首先就要對物品質素有一定要求,因為只有提高二手物品質素,才能鼓勵更多人換物。說得複雜,但「執嘢」讓物品入場的條件很簡單:「只要那件物品是會有人想拿走的。」「執嘢」有些換物活動設入場費,以過濾一些只想佔便宜的人,也明文規定,每人最多只能拿走一個宜家傢俬袋的東西。

 

jupyeah_rules

執嘢換物派對釐定規矩,過濾佔便宜的人。

 

因而每次踏入「執嘢」的場地,都感覺像一間時尚店面,每件貨物被她們悉心安排過,又像新的一樣。儘管沒限收物的種類,但結果收到的物品有八成都是衣服。開首時她們統計過收來的衣物,結果發現,韓國貨和淘寶貨是大戶,比連鎖速食時裝品牌多。

 

dsc08699換物派對每件衣服都經過精挑細選。

 

忍不住擔心,多了這樣「酷」的換物平台,會否令消費者加快汰舊換新?「所以要鼓勵大家穿二手衫囉!」Ren認為只要讓Giver及Taker兩方地位平等,用二手物品代替購物,這樣才能源頭減廢。組織成立至今6年,經歷過低潮,但Ren對未來仍然樂觀,她認為香港人習慣消費只是一個階段。「就像一個排毒的過程,當你清理了一些家中物品後,你會開始習慣並喜歡簡約的生活,你也會反思為何自己囤積了這麼多不需要的物品,這個時候需要和消費的關係就會平衡。」

 

Ren展示她一身從「執嘢」得到,卻又穿出她個人風格的衣服,說:「我昨日剛收到Fashion Revolution的Fanzine,裡面有一句說:『Clothes were made to last for ever.(衣服是用來穿一輩子的)。』」